測試議題03

章節進度
0% 已完成

 

多羅的緣起──迅疾勇猛

在許多強調「女身不淨」、「女性少修五百年」的觀念裡,女性的修行之路顯得更加艱辛,所以也可以常常在經典上看到,只要誦念某部經典,至誠懇切,就有機會由女身轉為男身。但仍然有女性修行者勇於發願與承擔,她們相信在佛法裡是沒有性別之分的,如來藏也沒有陰陽之別。多羅,也就是就好的範例。

在鼓音如來的時代,有一位公主名叫般若月,在那個古老的年代裡,她發願以女身修行,直至成佛。為此,她不僅在禪修上下功夫,達到無生法忍的境界,更進一步,她以「滿願」作為她救度眾生的方式,協助眾生遠離各種外在或內在產生的痛苦和障礙。無論是陷於天災、病痛或是內心的負面情緒,都是多羅發願救度的對象。為此,她甚至忙到沒有時間進食,全心全力用於度眾,所以也得到了「勇母」的稱號,以迅疾勇猛的救度力聞名。

這樣的一位女性本尊,以及其他同樣有如此大願的女眾本尊,也就形成了「二十一度母」或「多羅五尊」這樣的信仰系統,而龍樹菩薩、月官論師也都以多羅作為自己的本尊,進行修持,這次主法的確戒仁波切以「拜倒在多羅的石榴裙下」,幽默的說明了這樣性別角色的轉變和藏傳佛教對女性的友善態度。

杜松虔巴的密約:多羅五尊

此次灌頂前,確戒仁波切用了許多的時間介紹多羅信仰的背景,以及從龍樹菩薩一路傳承至第一世大寶法王杜松虔巴的過程,讓大家瞭解法脈的清淨和神聖。同時也讓大家要真正實踐多羅的利他精神,隨時想著多羅菩薩就在我們身邊,或在我們的頭頂,以此提醒自己約束好自己的身語意,不僅僅是向多羅祈求除障,更重要的是活出多羅該有的形象。正如十七世大寶法王曾經在多羅灌頂法會上開示的:「得到灌頂之後,就是開許你可以觀想自己是多羅了,你有看過開車的時候破口大罵的多羅嗎?」

共修,將自己曬乾

為大眾灌頂,也傳授了完整的儀軌內容後,最重要的是實修。確戒仁波切舉了「溼木頭」的例子。如果我們只是聽法,卻不在自己的身語意上下功夫,那終究還是一塊溼木頭,不管多努力都無法被點燃,也不可能猛利的燒除自己的煩惱習氣。只有把木頭曬乾,或是大量的木頭聚集在一起,藉由其中乾木頭起火後的熱度,把溼木頭也一起烘乾,才有辦法讓這些原本的「溼木頭」也成為可用的燃料。

共修,就是一個讓木頭們聚集在一起,互相帶動,一起增長的方式。無論目前自己是否已經成為可用的乾木頭了,都應該定期參與共修,藉著多羅的加持力,以及行者自身的決斷力,讓我們也都能在這個有漏的色身中開展出多羅的智慧,以自利利他的方式,消除自己修行路上的障礙,進而成為他人生命中的多羅。